又到賀歲片的季節。從月初到月末,吳宇森、薑文、顧長衛、周星馳、徐克逐一發威,競爭可謂是白熱化。不過從目前的反響看,似乎難博觀眾一笑。
  中國賀歲片的流行要歸功馮小剛。馮小剛式的喜劇在審美趨向上呈現為一種平民視角,容易產生傳播學上的“自己人”效應,有效地調動觀眾的參與機制。從《甲方乙方》《不見不散》再到《泰囧》的成功,無一不是歸功於此。但是在今年的賀歲片中,觀眾時常感覺自己是局外人。
  高大上的《太平輪》並沒有對世俗欲望的替代性滿足,也難以撫慰觀眾現實人生的失意、煩惱和苦澀。至於薑文《一步之遙》那種故作姿態的幽默也不能激發人們笑的神經。兩部都主打“最炫民國風”,但似乎與民國不搭界,與現實更為遙遠,更像是“最炫意淫風”“最炫導演風”,觀眾成了導演個人傾瀉視覺垃圾的容器。說到底,如果賀歲片以賀歲為名,以虛偽矯飾為美,沒有滲透著導演對於社會和人性的洞察,更沒有契合民族傳統的審美心理,想得到普遍認同是不可能的。
  有網友吐槽得好,隨著今年幾部賀歲大片的輪番上映,給人“有才,就是任性”感覺。無論《太平輪》還是《一步之遙》,且不說不少觀眾紛紛吐槽“看不太懂”,導演同樣也陷入了“愉悅自我”的小眾情懷。國產大製作有實力來砸錢甚至“燒錢”的確不假,但千萬不要演變成“比誰爛得還可以”。賀歲片的特色在於俗中求雅。既要獲得商業性成功,也必須具備一定的文化品質。
  賀歲電影是舶來品,卻有濃重的東方心理和節令色彩,賀歲電影體現了東方心理需求、節令觀賞期望和商業規則結合三位一體的特征。這些年在國內成功的賀歲片往往帶有濃厚的“中國式溫暖”。《沒完沒了》里催人淚下的姐弟情,《一聲嘆息》里梁亞洲和女兒難以割捨的父女情,《手機》里嚴守一和奶奶的祖孫情,《天下無賊》中年輕的賊夫妻對淳樸的陌生人傻根的一路護航,《非誠勿擾》中秦奮跟笑笑有一面之緣卻一路慷慨出手,《讓子彈飛》則被贊譽為“太陽照射下一塊溫暖的生鐵”。
  今天的賀歲片為何難博觀眾一笑,一是因為幽默不給力,二是溫暖太淡漠。既不幽默更不溫暖的賀歲片,只能流於空洞的狂歡,一地雞毛之後剩下的只有空虛和冷漠。對於電影市場來說,這個冬天有點冷。
  (原標題:賀歲片,別把觀眾當成局外人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規劃

nc51ncbb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